欢迎您来到科研动态网!
[ 登录 | 注册 ]            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科研动态 > 第6504期 > 列表

大地上的行者

时间:2018-10-12 09:43来源:未知 作者:王莎莎 点击:
□  中国艺术研究院   王莎莎
 “为了摄影,我希望一生都在行走!我一直相信,无论前方等待我的是什么,只要我的相机在,我的灵魂便会安家。”
初识黑明,是在一次摄影讲座上,那是一次偶然进入的课堂,却让人印象特别深刻,人生的喜怒哀乐都在这里呈现,他所讲述的照片背后的故事,就像一面人生的镜子,让我们从中仿佛看到自己,看到了世间命运的百转千回,看到了太多生活在社会底层却依然在努力拼搏奋斗的人,他们努力实现着自己的梦想,改变着未知的命运……之前我从未想象过,摄影的力量可以这样巨大,它甚至可以改变太多人的命运。作为一个摄影家,黑明能几十年如一日,去记录一个村庄的变迁,记录这个时代的变化,甚至为大家无私地做了太多的事情,包括建希望小学,帮扶贫困生,为村民谋职业等等,通过他的摄影实实在在地帮助村民们改善自己的生存状态。他说:“我不愿把自己看成一个纯粹的摄影家,只是用摄影的手法去表现人生状态和整个社会的变迁,给更多的人传达我对事物的理解和感受。如果能够通过摄影帮助到更多的人,那是我希望看到的。”我想,一个艺术家或许生来是有使命的,在黑明那里,我看到了善良与真诚,看到了他对人类苦难的悲悯与同情,以及竭尽全力想让这个国家、这个社会变得越来越美好的希冀……
在二十几年前,费孝通先生的《江村经济》曾深刻地影响了黑明的摄影,通过阅读社会学方面的书,包括社会发展、家庭制度、农村经济等内容的了解,使得他的摄影更加注意到选题中所存在的普遍性、典型性和多样性,也更加注意到了社会变动和人类发展过程中的一些细节,对国家体制、政策和普通百姓的思想体系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同时也找到了一种新的表现方法。他说:“我期待我的追踪有一天能够成为一部中国农村变迁的影像史。”
新窑子村,就像中国农村的一面镜子,所有的苦难与坚强相伴而生……
1996年,黑明第一次来到陕北黄土高原的这个偏远而穷困的小山村进行采访拍摄,那里生活着一群勤劳又朴实的农民,发生着一个个平凡而又动人的故事。一直到今天,22年过去了,黑明已经四十多次专程从北京奔赴新窑子进行考察,在那里住了400多个日日夜夜,跑遍了那里的山山水水,用相机和笔记录下了那里农民们的生活状态。
据村里的老人讲,这里的开山人叫白新富,他1903年从死亡之海的毛乌素沙漠逃荒来到这里,独自开掘了该村历史上第一孔窑洞,并开荒、种地,一个人开始在这个荒野小山沟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之后经历数年的繁衍和诸多逃荒者的加入,使得这个小山沟逐渐兴旺起来。黑明刚到新窑子的时候,村民们都以为他是香港派来的特务,因为当时正好赶上香港回归,全村人都提高了警惕。后来,时间久了,就和村里人都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村民们想看电影,黑明特意去延安请来电影队,为村民放电影。村党支书要授予他荣誉村民的称号,黑明开玩笑地问:“成为荣誉村民有什么好处啊?”村支书特别认真地说:“你死了也可以埋在这儿啊,把你埋在果园,那里是风水最好的地方。”村民们真诚朴实的话语总是让人忍俊不禁却又感动不已。
黑明在新窑子发生了太多的故事,这里的每一位村民都非常淳厚质朴,尽管生活比较艰苦,但精神十分愉悦。有个村民叫刘胜利,他家的孩子生病,黑明便把随身带的两盒药给他吃了,后来病就好了,最后非要把自己的身份证送给黑明,说是要做个纪念;丁世海想买几台粉笔机开个粉笔厂,于是黑明跑遍了北京的粉笔机制造厂进行联系;刘胜利的父亲快要死了,他专门跑到延安城里打长途电话问黑明要不要回去拍摄他父亲的丧事……在这漫长的岁月里,黑明详细地记载了村民的点点滴滴,包括多少新生儿、新婚媳妇、出嫁的大姑娘、去世的老人,记录着村民的生活是如何一步步慢慢改善的。
后来,黑明在一些媒体上发布了一些关于新窑子的报道,使得许多人给村民们提供了各项资助。村民李林发接到同情他的人寄来的钱物后,为了表达自己的心意,给每个人都寄了大红枣,结果邮寄费比红枣贵出了好几倍,寄完红枣后的“赞助”所剩无几,但他内心却是无比愉快的。清华大学的孙立平教授在《真正的大国重器是小民琐事》一文中提及,就在大家都在过着普通生活的时候,这世界上发生了许多大的事件,无疑,活动的主角是那些精英们,而对于新窑子村的人来说,猪啃了地里的庄稼是比什么都重要的事情。
艺术家是有使命的吗?我想是的,我们每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不光是为自己而活,而是让更多的人由于我们的存在,生命变得更加丰盈而美好。我们每个人始终都在追寻生命的意义,我们都应该担负起自己的一份使命和责任。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这么多年来,黑明的摄影主要是人文类的纪实摄影。他说:“我的拍摄对象一直没有脱离开具体的人。我觉得从人的身上最能体现时代的特征。有时一张表现人物的照片可以看作一个时代的缩影。”到目前为止,他拍摄过的人数以千计,包括农民、知青、右派、抗战老兵、边民、藏民、僧人、移民等等,这些都为我们留下了非常宝贵的历史记忆。
吴冠中先生的法国老师苏弗尔皮曾经说过,艺术有两条路,小路作品娱人耳目,大路作品撼人心魄。无疑,黑明的作品属于后者。他说:“我希望我的作品不仅具有艺术价值,而且能够成为一种历史的记忆。”在黑明那里,梦想和现实的距离很近,他说,如果你对自己所做的事情真正有兴趣的话,那就很容易把设想变为现实。为了摄影,黑明一直行走在大地上…… 
(责任编辑:kydtw)
------分隔线----------------------------